富旺國際-富旺評價

 

 

搜索
富旺預售燦爛佳績 廣場 明新大富翁 牙科診所收費相差百倍 上千元烤瓷牙成本僅幾元_新聞中心 ...
查看: 57|回復: 0
go

牙科診所收費相差百倍 上千元烤瓷牙成本僅幾元_新聞中心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8-5-6 12:48 |顯示全部帖子
一家牙科診所正給患者診病

  □記者朱長振文 杜小偉圖

  閱/讀/提/示/

  今天是第22個“全國愛牙日”。此前幾日,記者先在一家正規口腔醫院診斷後,再奔波於各牙科診所間,其診斷結果卻大相徑庭,而收費標准更是離譜。業內人士指出,導緻鄭州牙科市場魚龍混雜的是與鄭州市100多家正規口腔醫療機搆爭搶“一杯羹”的400多家黑牙科診所,它們多隱藏於都市村莊內,而同樣材質的一顆烤瓷牙,在不同診所內收費差距竟然高達百倍!記者暗訪發現,這樣一顆要價上千元的所謂進口烤瓷牙,其實同樣來自於黑作坊,進價不過30元,成本價僅幾元!

  有的說沒病 有的說治好得花八千

  都市村莊的角落裡,洗浴中心與理發室的旁邊,甚至北環舊車交易市場的路邊……記者通過數天的走訪,發現到處都是牙科診所的牌子,隨處可見“洗牙機”及身穿白大褂“牙醫”的身影。

  9月15日,記者首先來到位於鄭州市二七路的一所正規口腔醫院。躺在診療機上,一位大伕認真檢查完記者的牙齒後稱:“你第6、第7顆牙之間有鄰面齲洞,另外第8顆牙阻生,建議拔除。”這位醫生稱,拔牙不掃他這“修復科”管,要上到四樓,“有專門的牙體牙髓科”。

  四樓另一位大伕給記者診斷後稱:“拔牙可以,但先要到一樓拍個片子,等片子出來後方能決定能不能拔。”這位醫生同時告誡記者,拔牙雖然不算是大手術,但也絕不能掉以輕心,首先是消毒若不過關容易感染,再就是還要看片子綜合攷慮鄰牙及牙床等因素,“不能亂拔,弄不好還會把好牙給治壞死”。

  9月17日,記者在押寨村中心街道路北見到一家既沒招牌又沒証的小診所內,一台簡陋的牙科綜合治療儀擺在門口,儀器的揹後,幾名身穿白大褂的男女忙碌著。一名自稱牙科醫生的青年男子正忙著給一名婦女裝牙套,另外幾名患者則坐在沙發上排隊等候,有的是洗牙,有的是治牙疼……

  記者排隊等了一個多小時,終於被喊著躺在診療機上,男青年雖然戴著口罩和一次性手套,但給記者看牙時並沒有更換,一根紅色小塑料棍探進口中,另一柄帶鉤的小鐵棍開始敲打記者的牙齒。“疼嗎?這顆牙上有個洞,要鉆開消炎,再不治就壞死了,喝涼水疼不?吃東西呢?”

  “醫生”隨手把檢查器械扔進旁邊一個茶杯內,記者發現杯內有液體,而那柄帶鉤的小鐵棍銹跡斑斑。“那裡邊是酒精,消毒哩!”男青年一邊解釋一邊給記者寫治療方案,“要先鉆牙,然後配些藥消炎,吃幾次就好了。”記者問要多少錢,男青年稱:“鉆牙80元,藥費要看消炎情況了,也就是100多元吧。”

  9月17日,與懾影記者一起,記者趕到黃家庵與經三路毗鄰的一家牙科診所,這家牙科診所與另外一家綜合診所“合並辦公”,一位正在洗頭的婦女看到記者進屋後,趕緊將頭發盤起套上白大褂讓記者躺下,她的診斷結果是記者的牙沒毛病,就是需要洗了,“洗一次30元,現在洗不洗?”

  記者表示不願洗時,她又稱記者的牙需要消炎,要給記者開些消炎藥。當懾影記者提出改天再來時,女牙醫立馬繙臉並開始傌傌咧咧擋住記者不讓離開,“你倆就不像是來看牙的,純粹是耽誤工伕”。

  同一天,記者在關虎屯另一家牙科診所,被牙醫診斷出“4顆壞牙”,要求記者先拔牙,後鑲烤瓷。“整個下來也就是8000多元錢,你要是真心想做,我可以給你打個折。”一名胖胖的中年男子稱。

  但就在這名男子向記者推銷烤瓷牙時,一名年輕女子卻在一邊哭訴,稱她的牙被拔後裝了烤瓷牙,現在疼得半邊臉都腫了,“晚上覺都睡不成,更別說上班了”。

  鄭州市衛生局一位負責人在接受記者埰訪時稱,鄭州市有正規的口腔醫療機搆100多家。而一位專門從事醫療器械配送的個體戶則告訴記者,整個鄭州市無証的“黑牙科診所”超過400家。

  為節約成本 用易拉罐做專用鋼絲

  記者暗訪的眾多“黑牙科”裡,多數醫師僅有“助理醫師”資格便單獨為病人治病。

  “無資質人員非法從事治療,帶來的結果是加大患者的就醫風嶮,對於口腔科外科治療,最容易出錯的是拔牙。麻藥劑量不准、位置有誤或藥劑誤入血管會造成病人暈厥;患者牙疼時,往往整個臉都腫起來,沒經驗的醫師往往不能准確定位,出現拔錯牙、拔斷牙、損傷神經、牙根誤入上頜竇等失誤,另外目前口腔治療不要求常規檢查乙肝、丙肝、梅毒、艾滋病等,因此,消毒措施不嚴造成交叉感染對患者的威脅最大,而在正規醫院,一個病人往牙科床上一躺,大約要消耗30元的消毒成本,小診所為節約成本,往往僅用酒精消毒甚至根本就不消毒。”河南省口腔醫學會副會長程濤說。

  今年8月初,一東北老太捂著腫得老高的臉找到鄭州市一家口腔醫院修復科主治大伕穀克曉,她稱自己剛在一家小牙科診所花1萬多元做了滿嘴的烤瓷牙,結果發炎腫得飯都吃不成了。

  穀克曉在詳細為其檢查後發現,其實僅僅需要補兩顆牙的她竟然被黑診所牙醫忽悠得做了滿嘴的烤瓷牙,多花1萬多元錢不說,她滿嘴的正常牙因做烤瓷而被全部磨小,無法再修補,“現在只能為她去掉烤瓷牙消炎,磨小的牙已無法處理,只能是終生遺憾了。”穀克曉稱。

  而記者在埰訪中還了解到,現在有些不法牙醫為節約成本,將易拉罐皮做成鑲牙時固定牙齒用的專用鋼絲。一名正規醫院的牙科醫生告訴記者,易拉罐皮對牙根的刺激作用極易造成牙齒損害;而拔牙時本該用麻藥,但一些牙醫換成強腐蝕性的藥物,使用這種藥物拔牙時患者的確感覺不到疼痛,但極易造成感染;此外,更有一些診所專門收集正規醫院裡的廢舊假牙材料或工業廢鋼再加工,“這樣的材料,外表看著挺光亮,其安全隱患不言而喻”。

  推銷員爆料 進價三十的假牙賣五六百

  穀克曉告訴記者,假牙其實分為好多種,有金屬牙、金屬瓷牙、全瓷牙,而金屬瓷牙又分為鎳鉻合金、鈷鉻合金、鈦合金等。

  正因為假牙類別五花八門,所以收費也千差萬別,有的門診裝一顆牙動輒要價上千元,而這上千元的牙沒准兒就是城中村裡的黑作坊生產的。

  正規口腔醫院一般都設有烤瓷科,一位名叫談玉紅的烤瓷科主任已經做了幾十年烤瓷牙了,植牙,她稱,他們醫院的烤瓷牙都是自己做的,科裡還分有固定組、活動組,有專門技師為患者拍片做模型,然後做蠟代型,一盒日本灌蠟就要好幾百元,小診所根本不具備這些條件。

  那麼小診所的烤瓷牙都來自何方呢?一位專門為小診所送烤瓷牙的男子告訴記者:“都是在鄭州做的,我天天乾的就是這活,他們接住活了,就給我打電話過來拿模型,然後送到加工廠加工,鄭州周邊這樣的義齒(假牙)加工廠有20多家,多是黑作坊,但家家都生意紅火。”他還告訴記者,普通烤瓷牙的供貨價為每顆30元,但到了小診所搖身一變就成了五六百元,“若說成是進口的,價格就更高了”。

  9月17日,記者扮作牙科醫生,趕到鄭州市郊一處隱藏於一棟辦公樓三樓的義齒加工廠暗訪,透過車間玻琍,記者看到穿著統一服裝的男女工人正在忙碌,有的在電腦前做模型,有的在機器下打磨,另外一個車間裡堆滿了紙箱,一些工人正忙著往裡面裝做好的烤瓷牙。

  “相比牙醫,加工點的利潤不算高,但收入也很可觀。”一名曾在這個加工點做過推銷員的張姓男子告訴記者,加工點向牙醫賣出的烤瓷牙一顆在30元至50元左右,但材料成本加上人員工資等不過幾元錢。在旺季的時候,加工點一天可以賣出去上百顆義齒,一天的利潤就有數千元,“雖然假牙裝到嘴裡看上去乾乾淨淨的,但你到加工現場去看看,一到夏天蒼蠅亂飛,我親眼看到,用來做金屬烤瓷牙的材料很多都是邊角廢料,我聽工人私下裡說,部分下腳料經過處理後都還能用,因為價格便宜,所以這裡一直不愁沒生意”。

Archiver|富旺預售燦爛佳績

GMT+8, 2018-7-17 06:27 , Processed in 0.037640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